小绿豆豆儿

余生安放你,我的小姑娘。

遗憾

三十三。

我看完无心给桃桃过生日的时候,觉得整个世界都暗淡了下去。心脏开始针扎一样刺痛。
我的遗憾,不能给你过十八岁生日。
我是不是可以认为,你永远也没有长大。
我点开日历,扑面而来的悲凉。你知道吗?我的阳历生日,在9月24而你的农历今年是9月25。
我们就像现在这般,一前一后,擦肩而过。

呵...才发现自己已经哭不出来了。

如果说人都是来讨债的,那你上一世到底欠了我什么?你是欠了我一生的感情吗,是不是反过来,你大我很多岁,而我是个早亡的命呢,所以这辈子,我要用我整个余生安放你。
我又在胡思乱想了。
我不知道我的心脏要疼到什么时候,每每它疼的越明显,你在我脑海里就越清晰,其实我挺享受的。
我有时候又想...

三十二。

偶遇一朵木槿。
像你一样,静静开放在回忆深处。
是安心的,是温和的。
也偶遇了结出花苞的山茶。
山茶....
来年初春,我摘一朵给你。

专业课学起来会费劲吗?加油哦!
很想你。
下午安,我的小姑娘。

沧海遗珠

三十一日。

我当视你皎洁,如沧海遗珠。

————

临江踏月

三十日。

这么快,你已离开三十天了。

我做完剑三的周常,刷了微博,也开了橙光签到。一切如常。
写题目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彼时我与十一和十哥约好手动升级,我开了军娘,叫临江落枫。
那是我刚玩剑三不久,第一个刚满级的时候。顶着和你疑似情侣的名字,我有自己的小开心。
后来有一次你看到我上号,还以为那是我亲友的军娘。
可真傻,那天我们坐着驴车在长安战乱瞎逛。我竟有些记不清了,你上了我亲友的车,还是我的车。

临江踏月。
后来我们经常唱乌江踏月,然后笑的人仰马翻。你也在我开了花哥后,改了名。

我有没有告诉过你,临江踏月是我最喜欢的,你的名字。
没有也没关系,现在你知道了。

有些时候我很想让你远离一些圈子,其实你...

长愿相随

二十九日。

今日与你说两个数。
一为十八。
生日快乐,小姑娘,今天是你阳历生日,你一定不记得。往年问起,我的傻姑娘也只记得农历。
十八岁了。

二为七。
七属土。
我也是柒,这是命里五行,解释为,两人相合,是和谐之意。我们也从未不和过,如今这般,不过是一种现象,我不会说它是一种结束。你我从未开始,便永不会终结。

友人自深圳归,谈道半时辰,得一思路。心下雀然,忙录之,待明日解。
道中数思,总能令人燃起求知欲,为探究竟,动手动脑。
时晚,周末快乐。
愿安睡。

——
晚云收,淡天一片琉璃。
烂银盘、来从海底,皓色千里澄辉。
莹无尘、素娥淡伫,静可数、丹桂参差。
玉露初零,金风未凛,一年无似此佳时。
露坐久,疏萤时度,乌...

飘如陌上尘

二十八。

道长一直觉得和这个世界有距离,一种没法用语言去说明的距离感,流浪其间。一个人到了心澄神清的阶段,就会有这种感觉的吧。人生无根蒂,飘如陌上尘。分散逐风转,此已非常身。
所以我从小便觉得自己轻如羽,没有遥不可及的梦想,甚至可以说没有上进心。不打架不骂人,吵架也吵不起来,岁数越大性子越冷。家母时常说我是一个,没有主见的人。其实很多时候不是没有主见,而是懒得去争。若我觉得没什么不妥,也不会去开口将大多数人认定的事情更正的更圆满,我觉得毫无意义。就像你拎着一条和我审美完全不同的裙子问我好不好看,我只会告诉你,你穿上应该不错或者我觉得你适合另外一种风格,而不是好看或者不好看。
我不恐惧未知事物,我...

© 小绿豆豆儿 | Powered by LOFTER